>新闻>>正文

“巡航失控”车主将起诉奔驰!称去年以来故障不断,还遇刹车失灵

原标题:“巡航失控”车主将起诉奔驰!称去年以来故障不断,还遇刹车失灵

  “奔驰定速巡航失灵120km/h高速狂奔”事件发生一年后,4月15日,车主薛立山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已委托律师,将于本周正式起诉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焦作鹏龙得佳汽车销售有限公司。

薛立山告诉南都记者,去年事发后,涉事车多次出现故障,最严重的一次是今年2月发生刹车失灵。“经郑州之星奔驰4S店检测,车辆存在电动驻车制动器故障等多项问题。我多次与北京奔驰总部和焦作销售公司沟通,他们都不理我,只好采取法律手段维权。”

此外,薛立山还表示,他在购车时也被收取了“金融服务费”,并被强制消费。

最新进展:车主称事发后多次故障维权未获理睬,将起诉

去年3月14日晚,薛立山驾驶刚买一个多月的奔驰C200L轿车从河南到四川出差,在高速公路上遭遇“定速巡航无法关闭”,以时速120公里狂奔;5月26日,第三方鉴定机构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事发时“被鉴车辆不存在失控情况”。

当时,车主薛立山表示“尊重鉴定结果”。为何时隔一年多后,决定起诉奔驰及销售公司?

4月15日,薛立山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3月14日事发至今,涉事奔驰车不断发生故障,“差不多每个月都有故障发生,多次失灵,每次我和销售经理联系,他都让我到店(焦作鹏龙得佳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检查,可一到店检查就没问题。”

薛立山称,去年3月14日事发时,由于时间紧迫情况危急,他未能拍视频留证据,“行车记录仪是1080P格式,内存有限会自动覆盖,真不是我故意删除。”但之后,每次车辆出状况,他都会拍视频取证,“最严重的一次是今年2月13日发生刹车故障,踩了刹车没反应,跟我去年在高速那次情况一样。”

南都记者在薛立山微博看到,其于去年11月、今年2月多次发布拍摄车辆仪表盘的短视频,称“所有按键都不管用”、“方向没有助力、发动机故障灯亮起”等。

薛立山称,今年2月14日,他请郑州之星奔驰4S店拖车到店检测,“他们不知道我车的情况,应该可以实话实说,结果检测发现车辆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

薛立山出具的检测单显示,被测车辆“电动驻车制动器存在功能故障”,"行驶档位"显示存在功能故障。系统功能受限制”,左、右前车轮“转速传感器存在功能故障”等。

不过,南都记者发现,该检测单并未盖章。薛立山称,他曾要求4S店盖章,但被告知“奔驰盖章很麻烦,需要向大区、总部等层层报备”。

薛立山称,他多次与北京奔驰总部和焦作销售公司沟通均未获理睬,因此决定采取法律手段维权,将于本周在焦作起诉这两家公司。

购车经历:贷款买车缴纳万元金融服务费,还被强买保险

近日,西安奔驰女车主“哭诉维权”事件引发关注。女车主提及购车时销售人员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诱导其刷1.5万多元奔驰金融服务费。对此,4月14日下午,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一向尊重并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开展业务运营,“不向经销商及客户收取任何金融服务手续费”。

而薛立山告诉南都记者,他在购车时也被收取了上万元金融服务费。

薛立山称,他于2018年2月5日,从焦作鹏龙得佳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处购买了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生产的厂牌型号为BJ7204HEL的梅赛德斯-奔驰牌C200L小轿车。“当时,我也是采取贷款的方式,交了1万多元金融服务费。”

薛立山说,除了金融服务费,他还被强制要求在该4S店购买保险及加钱购买“精品”,“大概多花了三五万,如果不买这些,车就不卖你。我的行车记录仪也是当时被强制要求购买加装的,可经常出现问题,现在已经换过一次了。”

薛立山告诉南都记者,事发后,他没再使用过定速巡航功能,也另买了一辆非奔驰的车。但这辆涉事车,他还是经常使用,“毕竟几十万买的车,难道就搁家里吗?”

薛立山表示,去年事发后,“上述两公司有法定义务以负责任的态度,对本人所购汽车质量问题和隐患进行彻底调查,有义务妥善处理本人的相关诉求,有义务主动公开澄清相关事实。然而事故发生之后,两公司亳无作为、极端不负责任,并任由舆论发酵,给本人造成了极大的权益和精神损害。”

目前,他已委托律师代理他与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焦作鹏龙得佳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产责任纠纷一案的法律事宜,并发声明督促北京奔驰等公司:“切实履行法律规定的经营者义务关注汽车质量安全,重视消费者安全,切实承担、履行对消费者权益的保障义务。”

事件回顾:车主曾称靠开车门降速,司法鉴定称车未失控

2018年3月14日晚,薛立山独自驾驶奔驰C200L轿车从连霍高速洛阳段上高速,随后开启定速巡航模式,时速120公里。据媒体报道,之后他想切换回人工驾驶,却发现“刹车和挡位等系统无法正常运行”,“车子无法减速及停下”。

薛立山随后报警求助,豫陕交警营救,最后“恢复正常控制,安全停靠在连霍高速923KM处路段。”薛立山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是通过开车门的方式让车减速,“一直降到30后,制动才有效,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去年4月9日,奔驰公司向南都记者发来《关于薛先生用车经历的进一步情况说明》称,初步判断“该车辆的定速巡航系统及驾驶系统当晚运行正常。”

去年4月27日,涉事奔驰接受北京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检测;5月26日, 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涉事奔驰车“制动系统、巡航系统均工作正常、无故障”,事发当天在连霍高速相关路段行驶过程中,“被鉴车辆不存在失控情况。”

对于这一结果,奔驰公司向南都记者回应称,对鉴定意见“充分尊重和认同”;车主薛立山则表示,“尊重鉴定结果”,但他对司法鉴定意见书中显示该车定速巡航被检出在事发后关闭表示“疑惑”。

采写:南都记者 刘苗

作者:刘苗返回yabo亚博体育,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yabo亚博体育号系信息发布平台,yabo亚博体育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yabo亚博体育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