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正文

联合国官方刊文:是谁想让联合国消亡?

原标题:联合国官方刊文:是谁想让联合国消亡?

近日,联合国因为“财务状况紧张,秘书长考虑‘卖房救急’”的报道而登上媒体头条。截至2018年年底,会员国拖欠联合国会费总额为5.29亿美元,相当于当年联合国常规预算应分摊额的20%以上。而今年截至目前,欠款仍达4.92亿美元。联合国或在今年8月耗尽现金,并从周转基金借款...

即将迎来成立75周年的联合国,是否真的“廉颇老矣”? 究竟应该采取哪些措施,让这个二战后诞生的全世界规模最大、最具权威性的政府间国际组织继续发挥作用?

借《是谁想让联合国消亡》(Qui veut la mort de l’ONU)一书,两名作者——法国记者和国际问题专家罗穆阿·梭哈(Romuald Sciora)与安-塞西尔·罗贝特(Anne-Cécile Robert)讲述了他们看法。也借这本书,让我们一同回顾联合国与世界走过的历程。

这是联合国的错”

联合国诞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硝烟和废墟之中,寄托着维护和平与安全、保护人权、促进发展、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理想和使命。然而,如今联合国几乎每天都会因为未能实现上述期待而遭到批评。两位作者表示,对于联合国的许多指责是不公平的。

“有太多的人、太多的机构希望联合国从此消失。我们并不否认联合国存在许多问题和不足,但同时也希望能够公平地向读者展示这个国际组织的重要作用。”罗贝特表示。

“每次一有什么不幸的事情发生,就会听到有人说‘这是联合国的错’,但一般人并不知道联合国究竟是什么,不知道是各个成员国决定了联合国的态度和走向。“梭哈指出:”这本书尝试阐明联合国的性质和工作方式,解释为什么有些时候,一些事件的责任并不在联合国,而在成员国政府。“

2010年5月6日,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事结束65周年

“世界付出巨大代价,换来联合国出现”

“在1945年,刚刚诞生的联合国代表了一种理想,一种为了每一个人,让世界的明天更加美好的理想,而如今,在全球范围内面临危机的也正是这种理想。”梭哈表示。

罗贝特认为:“联合国不仅是一个国际组织,更是一份信念,以及一系列的原则和价值观。创建者们希望它能够成为一个平台,让国际社会走到一起、达成共识。 这听起来似乎稀松平常,但要真正做到却很不容易。今天,有许多强大的国家——其中包括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已经不再愿意通过联合国就任何问题取得共识,不再恪守写入《联合国宪章》的基本价值,已经全然忘了世界付出了多么巨大的代价才换来了联合国的出现,这是非常危险的,这本书的出版也是希望能为这些国家的政府敲响警钟。”

1945年6月1日,出席旧金山会议的宋子文与夫人张乐怡。会议上,50个国家的代表共同起草《联合国宪章》

信任危机缘何发生?

“在90年代,每一个人都充满了希望,因为冷战结束了,大家都觉得,在一个全新的世界里,联合国将变得更加高效、更有影响力。1990年,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时候,国际社会和安理会团结一致,共同要求立即停止这一违反《联合国宪章》的行为,就是很好的例子。”梭哈表示:”然而从那时起,形势每况愈下,‘通过战争解决问题’的想法再次在政府间蔓延,《宪章》中要求通过和平外交手段应对冲突的要求被遗忘了。”

罗贝特强调,反对通过武力解决争端,重回《宪章》精神,在今天显得至关重要。“我们需要认清一些最基本的问题,什么是外交,什么是国际关系,哪怕两个国家彼此看不顺眼,也需要建立外交和国际关系。”

1994年7月,失去父母的卢旺达儿童在位于戈马的难民营中

什么破坏在联合国行动?

《是谁想让联合国消亡》一书的副标题为:从卢旺达到叙利亚,一段破坏的历史。在两位作者看来,联合国的工作遭到了许多力量的破坏。

罗贝特:“卢旺达大屠杀常常被视为联合国的一次重大失败,但我不这么认为。1994年,美国还没有从两年前在索马里发生的事件中恢复过来,不希望联合国介入卢旺达去防止大屠杀的发生,就连要不要使用‘大屠杀’这个词都争论了很久,只要回顾历史档案就能清楚地看出,是成员国破坏了联合国的行动。”

“安理会改革迟迟无法实现也是对联合国工作的另一种破坏。要求改革的呼声早在哈马舍尔德担任秘书长的50年代就已经有了,安理会在当时就已经无法代表世界的实际格局,更不用说是今天。”梭哈表示。

罗贝特认为,财务问题也不能忽视。当前,联合国面临严重的预算周转困难,对维和行动等造成巨大压力。

联合国预算由三部分组成:支付维持机构正常运转所需的经常性预算、维和行动预算、国际刑事法庭余留机制预算。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日前在向联大负责行政和预算事务的第五委员会讲话时指出,财政危机已对联合国行动造成灾难性影响:

现金赤字逐年发生得更早,持续更长;8月份或将用尽现金,需从从周转基金中借款;周转基金与特备账户如在9月/10月用尽,将被迫使用已结束的维和特派团的资源。

由于会费欠款和延迟付款增加,维和行动也不断面临现金流挑战。截至5月底,现金余额13亿美元,不足以支持大型特派团行动,目前三个维和特派团已经出现赤字。

秘书长表示,财政危机的主要原因是会员国在经常预算和维和预算中拖欠会费的累积,同时联合国也存在预算计算方法中固有的结构性弱点和僵化问题,汇率、通货膨胀、人员实际空缺率等原因造成的损失尚待列入预算考虑范围。

2018年底,会员国拖欠会费为5.29亿美元,相当于当年摊款的20%以上。2019年截至五月,欠款仍为4.92亿美元。

联合国纽约总部雕塑“挽起枪管”(non-violence)

面对种种“破坏”和挑战,两位作者提出了一些在现阶段较为可行的改革建议。

“除非国际局势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否则,要想彻底改革安理会恐怕很难。“梭哈认为,应从更加实际的角度出发,通过改变秘书长的职责,授予秘书长更大的行政管理权,从而让联合国更加自主,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作者在书中还提出,通过增设非盟常驻代表等,增加非洲地区在安理会的代表性。在财务方面效仿欧盟的现行制度,将成员国税收的一部分作为经费来源,提高财务自主性。

”但联合国改革更多是一个政治问题,而非程序问题。“罗贝特表示:“我们大可以对现有程序作出改变,但假如不能让每一个成员国和每一名工作人员都真正信守《联合国宪章》,任何改革都将是徒劳。”

1945年6月26日, 中国代表董必武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

重振联合国

方法存在,那么决心和意愿呢?希望联合国继续发挥作用、希望联合国的价值继续得到弘扬的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吗?

“如今几乎没有任何人想让联合国留存下来,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民主制度和多边体系正在衰退,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成了过时的东西。虽然从长远来看,人类文明整体是进步的,但进步的过程总是反反复复、进一步退两步,不幸的是,目前我们正处在‘退两步’的阶段。”梭哈表示。

“我还记得在2002年,美国准备发动伊拉克战争的时候,在我的祖国法国,成千上万的人走上街头示威抗议。而现在,美国显然正在准备对委内瑞拉采取行动,而抗议示威在哪里,人民的力量又在哪里?今天的人已经不像战后的一代那样关心国际事务、关心像联合国一样的多边主义机构了。”

罗贝特表示,在领导人未能真正履行职责的时候,更需要各国的公民和民间社会挺身而出。”为建立一个更加包容、高效的联合国而努力,发出自己的呼声,要求政府负起责任,维护世界和平和联合国所代表的价值。而且我认为今天的年轻人非常关注气候变化等全球性的问题。我们写这本书也是希望告诉他们,应对这些问题的方法之一就是重振联合国和多边主义,书里列出了一些想法和建议,希望青年群体能够将它们付诸实践,让世界变得更好。”

当前世界,多边主义正受到攻击,规范正受到侵蚀,紧张局势正在加剧。世界受到气候变化的威胁,同时存在政治上的威胁。多极化是积极的趋势,但仅有多极化,不能保证和平。当此关头,是时候重拾多边主义,重振联合国精神,重温初始时《联合国宪章》缔结的约定:

“我联合国人民,同兹决心!”返回yabo亚博体育,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yabo亚博体育号系信息发布平台,yabo亚博体育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联合国消亡 联合国会 onu 罗穆阿·梭哈 sciora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yabo亚博体育热点
今日推荐